激荡 更新至26集    订阅

主演:
任重郭晓东李念
导演:
余丁
类型:
电视剧 剧情
地区:
内地
年份:
2019
激荡 第1集
江涛说起自己的人生大事,第一是永远爱温泉,第二是寻找到妈妈照片上的那个人。海波则提醒他现在头等大事是妹妹陆思齐的学业,他在为钱发愁。两人一夜无眠。高考当日,温泉差点迟到,江涛及时把她赶到考场,两人感情升温。温泉落榜,思齐考上大学,陆家兄弟为学费发愁。温泉和思齐是同学兼好友,于是求父亲帮忙,被拒绝。为了筹钱,江涛跟银行的孙小虎合伙倒腾股票认购证,尝到了甜头,又想赚得更多。海波则向温老板借钱,温老板趁机劝他签一张四年的"卖身契"。而思齐因为哥哥们替自己筹学费的事情,心存内疚,偷偷离家出走打工。
激荡 第2集
陆江涛着急找钱购入更多的认购证,于是偷偷拿走了进货钱。不想,田四找来"大哥"黄瑶拦住江涛,抢走了他的钱。江涛不服,要跟黄瑶赌一把,了结恩怨。海波踌躇之下,还是签了温老板那份"卖身契",温泉很是失望。江涛和黄瑶打赌,黄瑶输了,回去跟她的义父黄老仙抱怨,原来黄老仙带领一帮徒弟从北京来到上海淘金。海波发现进货的钱丢了,怀疑是江涛拿走了,温老板却怀疑是温泉和海波做局骗他。海波回到定海的陆家老宅去质问江涛,发现思齐离家出走留下的信,他怪江涛没看好思齐。思齐在外打工吃了很多苦,晚上流落公园,被夜校老师林霞带回家。
激荡 第3集
江涛发誓一年内把钱全部还清,海波不以为然,他给江涛报了夜校,希望江涛上进。江涛死活不肯去。思齐开学,众人来到火车站送行,冯力姗姗来迟,对思齐依依不舍。温老板属意海波成为女婿,海波有口难言。江涛和温泉则在黄埔江边含蓄地明确了双方的感情。江涛在温泉的鼓励下来到夜校上学,偶遇林霞,误会加深。林长民让顾亦雄就批文的事情在会上作当面检讨,顾亦雄很为难,怕被岳父靳鹏生知道。林长民不让步,顾亦雄难堪离去。温泉约海波去玩,海波却要看店,江涛趁机带温泉去玩,送她捡来的八音盒,温泉感到非常浪漫。海波来夜校看江涛是否按时上课,江涛旷课,他遇见了林霞。
激荡 第4集
田四找到在大排档吃饭的江涛和冯力,要一起发财。冯力很上心,江涛却拒绝了。田四回报给黄老仙,说江涛不进圈套,黄老仙却很自信,让他再去。田四折返,告诉江涛林霞的父亲林长民专门负责紧俏物资的批文,如果能走通这条关系,就能赚钱。江涛再次拒绝。黄老仙不甘心,决定再下猛料,原来他干起了倒卖批文的生意。黄瑶和田四带着黄老仙新买的大哥大,来找江涛和冯力炫耀,不想两人言语冲突,大哥大被摔坏了。江涛只好去求海波维修,海波修不了,也赔不起,气得发抖。江涛为了平事,去找黄老仙。黄老仙趁机威胁江涛去林霞那里拿到批文。
激荡 第5集
江涛约到林霞吃饭,并趁机打感情牌,把她带回定海的老宅,说起自己的过去以及现在窘困的生活,笑说自己这样的人早晚也能成大款,要敢于做白日梦。林霞露出笑容,两人的隔阂慢慢消除。江涛和林霞在大排档吃饭,被温泉和海波遇到。海波觉得两人关系融洽,温泉愈加难过。林霞再次问江涛为什么爱自己,江涛说跟她在一起就像在梦里一样。冯力来蹭饭,跟江涛演双簧,骗林霞帮忙搞批文好做生意。林霞答应了,但也提出了条件。林霞向林长民求援,林长民为缓和关系,本想答应,一听说是批文的事,果断拒绝。林霞怒而指责父亲当年"铁面无私"害死母亲。林长民心存愧疚,勉强答应。
激荡 第6集
江涛忽然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,林霞竟感到了寂寞。而林长民要跟林霞解释批文的事情,林霞却善解人意地说没有发生过这件事。父女俩达成了建立在误会上的和平。林长民再次说起江涛,要林霞保护自己,林霞回避了这个话题。在约定的时间内,田四果然骗了江涛,江涛和冯力找不到人,懊悔不已。林霞来到修理铺,让海波劝说江涛回去读书。温泉问起两人的关系,林霞否认,只说帮了一点小忙。霞在街上看到江涛,再劝他回去上课,江涛落荒而逃。海波明白了江涛追求林霞的用意,他找到江涛,勒令江涛把批文还给林霞,江涛哭着说批文被骗走了。海波无法,想要写信向林霞说明原委,却又藏起了信,心存愧疚地请林霞吃饭。
激荡 第7集
江涛得知,万分愧疚,温泉认为江涛跌了跟头是件好事。靳鹏生扣下举报信,认为是顾亦雄做的,顾亦雄承认。没法在商委待下去的顾亦雄信誓旦旦,决定去深圳发展。林霞去废品收购站找江涛,江涛躲了起来。冯力问林霞是否真爱江涛,林霞不答。林霞再次来到修理部,试图说服江涛回去上课,江涛为摆脱林霞,故意说些过激的话,把林霞气哭了。温泉看着很不是滋味,江涛只好带着冯力"跑路"去浦东,到工地上干活。海波为了找到江涛,白天找人,晚上工作,温泉又缠着他带自己同去,不想被温老板听到,制止了她。林霞回想起和江涛交往的片段,黯然神伤,竟然跑到浦东去,偶遇海波,海波劝她回去。海波终于找到江涛,但江涛死活不肯回家。海波便找了个晚上巡视工地的活,以便守着江涛。
激荡 第8集
两兄弟在周哥的引荐下见到大工头孙哥,孙哥侃侃而谈,保证三个月之后有大回报。海波认为不稳妥,江涛则以思齐学费和还债的事情极力说服,最终俩人拿出了全部的工资,交给孙哥。入夜,海波依旧担心投资的事,趁机又劝江涛回家,江涛反劝他回去,海波道出缘由,令江涛沉默。温泉见林霞的数次拜访,想揭破江涛对她的欺骗。而林霞被爱情冲昏头脑,一味担心江涛,想去找他。无奈的海波欲言又止,只好找理由劝阻林霞。林霞急得要哭出来。江涛觉得孙哥的事不对劲,果然被骗。工人们冲到办公室,让周哥还钱,周哥哭诉说自己也被骗了。冯力跑来告知,孙哥已经逃去了深圳。
激荡 第9集
江涛一到深圳,就去街头找工作,谁知行李被偷,也无人可以投靠。小偷带着旅行包来到酒店,却是黄老仙的同伙。看到包里的身份证,黄老仙感到有趣,让小偷尽快找到江涛。无处可去的江涛结识了一个流浪汉,跟他合伙收废品,报答他,俩人竟成了好朋友。赚了钱俩人去大排档吃饭,江涛偶遇小偷,跟到黄老仙所在的酒店。他略施小计,既免费吃了大餐,又逼出了小偷,出人意料的是见到了黄老仙。江涛对黄老仙冷嘲热讽,黄老仙要跟他玩个游戏,从此恩怨一笔勾销,代价是100万。江涛不得不硬着头皮参与了这场赌局。
激荡 第10集
黄老仙非常欣赏江涛,劝他一起赚钱,并留下了名片。江涛表示不屑。为达目的,黄瑶几次纠缠江涛,江涛烦不胜烦,找到黄老仙的公司。黄老仙向江涛讲述自己来到深圳后的成功,江涛却认为他的钱来路不正。黄瑶带江涛去见识见识交易所,不想江涛看到黄老仙和顾亦雄在争论,顾亦雄认为应用经济学的知识来炒期货,黄老仙不屑一顾。江涛走去问顾亦雄他是不是许志民,顾亦雄依旧否认。江涛对交易所的一切产生兴趣,向黄老仙了解期货市场,又向思齐询问期货知识。陆江涛打电话给海波,说自己要赚大钱了,保守的海波不信,电话交给温泉,江涛却赶紧挂断。温老板话里话外劝温泉不要做梦,温泉不听,认为海波没出息,默默回忆起江涛带给她的心灵悸动。
激荡 第11集
顾亦雄陷入困局,而黄老仙发了大财,分给了江涛一大笔钱。江涛瞬间变成有钱人,兴奋异常。顾亦雄想起离家时的"豪言壮语",如今却一筹莫展,找到刘毅诉苦,刘毅告知他一个关于国债期货的内幕消息。翻身的机会近在眼前,但他还需要筹措一笔资金。温泉对温老板"周扒皮"的作为一贯不满,而温老板的目的却是撮合海波和温泉,甚至为他俩租下一个门面,可以自立门户,希望两人明年结婚。在交易所,顾亦雄说要和黄老仙在上海赌一把国债期货的涨跌,输家要从交易所大楼上跳下去。黄老仙思量再三,决定应战。江涛认为这次的赌局很蹊跷,黄老仙却信心满满。温泉为海波能有自己的产业开心,不知不觉泄露出自己对婚姻的向往。
激荡 第12集
刘毅匆匆来找顾亦雄,说得到内幕消息,两人决定买空,被黄瑶听去,当即通知江涛,江涛和黄老仙商量,决定把所有的资金都填进去买空。在酒店,顾亦雄信心满满,要靠这场硬仗赢回尊严。交割日,顾亦雄和江涛来到房顶,江涛问起顾亦雄大丰农场的事情,顾亦雄承认自己是许志民,并要江涛告知谁透露了他的身份。两人都卖起关子,等待胜利的到来。黄瑶匆匆来到医院,告知黄老仙财政部新发布的红头文件,黄老仙知道大事不妙,来到大户室,担忧地看着国债价格不断上涨。不想到了最后时刻,价格忽然下降,他们赢了。然而,交易价格很快被修正。黄老仙听到消息后十分平静,让黄瑶去买小馄饨。黄瑶买完回来,见到的却是父亲的尸体。
激荡 第13集
温老板对选定海波作为女婿非常满意,而温泉非常反感。温老板被气到发病。江涛和黄瑶找到顾亦雄报仇,却被他的一番强辩劝退。因为堵车,救护车迟迟不到,导致温老板无法得到及时救治。陆海波只好和冯力抬着温老板去医院。医生告知家属,温老板需要做手术,但有风险。为了报仇,黄瑶和江涛发生激烈争吵。顾亦雄和刘毅在讨论开超市的规划,刘毅却担心起陆江涛,可能会有动作。江涛半夜潜入凯莱,拷贝了一份资料,第二天前来,以磁盘中的材料来威胁顾亦雄,要和顾亦雄鱼死网破。顾亦雄被逼无奈,江涛趁机提出三个苛刻条件。顾亦雄摸不到江涛的底,陷入踌躇。温老板拒绝做手术,以此要挟温泉和海波结婚。
激荡 第14集
刘毅读取磁盘,发现上当了。警察来到,刘毅百口莫辩。媒体很快报出凯莱涉黑的新闻,靳鹏生因受到牵连,勒令刚被放出来的顾亦雄平息此事。顾亦雄与刘毅商量,刘毅坚持要用暴力解决。葬礼办完,黄瑶跟江涛告别,惆怅满腹却只能分手,过马路时,黄瑶被车撞倒,肇事车随即逃逸。从此,江涛一蹶不振,但温泉和海波无从得知他的经历。顾亦雄和刘毅痛定思痛,开始布局进军超市行业,四处考察地段和门面。海波带着林霞来看江涛,和温泉再次试图让江涛振作,江涛不为所动。
激荡 第15集
顾亦雄发现五金店店主竟是陆江涛,被他追打,狼狈地逃到偶然路过的女儿思思的车上。顾亦雄告诉女儿,不过是一个输家的报复。思思表示理解,并有了小盘算。顾亦雄让刘毅去跟海波谈,一定要拿下店子。刘毅试图说服海波,哪知海波不为所动。思思指使两个同学分别去向江涛买水管和电线,要求送到指定地方。江涛认为这两笔买卖有问题,海波为了信誉,坚持备货。顾亦雄不死心,决定加大价码。海波说有人要盘店,江涛第一个反对,他知道背后是顾亦雄。温老板过生日,以身体不好为由,温和地"逼婚",提议两个婚礼一起办。四个人各怀心思,林霞和海波憧憬着未来,江涛和温泉两个失意的人只好互相祝福,但温泉对于江涛的退让还是感到了失望。
激荡 第16集
关于婚事,林长民激烈反对,林霞认为自己和江涛是灵魂伴侣,谁也阻止不了。林长民感叹一直以来想努力补偿女儿,几近乞求,林霞却说结婚后再不跟他来往。江涛到学校门口堵住了思思的同学去找思思,却发现思思坐在了轮椅上。思思冒充别人试图骗过江涛,却因为电炉着火,被不知真情的江涛救出。温老板再次问起婚事,海波找理由拖延,温泉愤然不平。海波试图劝说温泉,但话不投机。思思和同学聊起江涛救人的事情,认为江涛是个好人。思思跑来找顾亦雄,听到他开会中提到江涛的名字,然后编了个理由借钱。晚上,顾亦雄追问温思思是否瞒着自己做了什么事,思思反问他江涛的事,并说要帮忙解决。顾亦雄希望思思不要掺和进去,更不要告诉丹丹。江涛因为婚礼的事情夜不能寐,在父母灵前诉苦。
激荡 第17集
顾亦雄追问温思思是否瞒着自己做了什么事,思思反问他江涛的事,并说要帮忙解决。顾亦雄希望思思不要掺和进去,更不要告诉丹丹。江涛因为婚礼的事情夜不能寐,在父母灵前诉苦。原来海波也没睡着,两人躺在床上闲聊,言语间都透露出许多无奈。海波问江涛是否还喜欢温泉,江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装作睡着。思思坐着轮椅来感谢江涛,给出了赔偿金。五金店地皮的产权方火柴厂厂长前来说房子不再出租,让五金店在三天内搬走。经过思思的提点,江涛道出自己是林霞未婚夫的事情。
激荡 第18集
冯力吓走了前来挑衅的顾亦雄,并找江涛一起做大生意,江涛得知冯力要他分销走私货物,严词拒绝。顾亦雄让秘书寄出针对林长民的举报信,并拿到冯力的资料。林长民回家看到林霞准备好了饭菜,说火柴厂的事情已经驳回,林霞表示感谢,趁机拿出请帖,林长民依旧反对。结婚前夕,温泉试图劝说江涛,认为他俩差距太大,不会幸福。林长民前来约江涛谈话。林霞来找江涛,单纯的她以为温泉和自己都是婚前恐惧症,温泉告诉她林长民的拜访,她急坏了。江涛说不能再辜负林霞,林长民认为他动机不纯,又问起温泉,江涛搪塞过去。林霞追来,斥责林长民。
激荡 第19集
才哥带人将婚礼现场砸得一片狼藉。温泉趁机带江涛逃走,留下林家父女面对惨况。林长民昏倒,被送到医院。老宅里,江涛决定带着温泉私奔。宾客散尽,现场只留下温老板和海波,温老板打定主意只认海波一个女婿,海波掩面痛哭。临走前,江涛和温泉在父母灵前许下相伴终生的诺言,并带走了妈妈的照片。医院里,林长民刚刚醒来,就见到纪委的人前来讯问。林霞情绪激烈,赶走了他们。林霞跑到新房,在海波面前发疯,两个被抛弃的人,椎心泣血。江涛和温泉两人来到大丰农场,找到当年的知青,知青说出杨怡华和许志民的关系,其余不肯多说。
激荡 第20集
江涛向海波道歉,说自己是真喜欢温泉。而温老板不肯给温泉开门,温泉则跪在楼下不走。靳鹏生压下走私货物的案件,再次保住顾亦雄,但让他放弃收购火柴厂的产业,谨言慎行。海波进店,发现江涛睡在店里,以报警威胁赶他走。才哥发现江涛回来,带他去见顾亦雄。顾亦雄想要招安江涛,但江涛坚持要和他斗一斗,不死不休。顾亦雄不肯再扩大事端,决定了结此事。冯力被放出来,委屈至极,埋怨海波不救自己。江涛守在门口,求海波开门,海波还是不肯原谅。
激荡 第21集
思思是商学院学金融的,非要来五金店实习,工资也不要,两兄弟觉得好笑。海波带思思去进货,问起超市的意见。思思说服了他,并且要求入股。飞往上海的航班延误,等林霞赶回上海,林长民已经病危,无力回天,林霞痛哭倒地,回到家,她看到父亲的遗书,才体会到父爱深沉。黄浩遇到海波,告知林长民亡故的消息,海波登门,决定照顾伤心的林霞。思齐去采访国企东洲集团的总经理庞恩岳,私下问了关于连锁超市的问题,庞恩岳对这个师妹特别关照。
激荡 第22集
江涛为了未来的超市募集资金,在街头甩卖原始股,很快就打开了局面。开心的江涛约温泉去看电影,甜蜜地在江边求婚。陆海波对这种"借钱"表示担忧,但在江涛和思齐的解释下,只能接受。海波晚上去帮温老板修电器,温老板要把修理铺给他开超市。波波连锁超市成立,很快地开起多家分店,生意蒸蒸日上。三年后,陆家三兄妹兴奋地搬进了大房子,海波要接温老板去养老。温老板不肯。林霞回到上海,先去父亲墓前拜祭,离开时遇到海波。林霞拒绝海波以这种方式赎罪。海波送林霞回家,林霞平静地邀请海波陪自己吃饭喝酒,问起陆家的情况,并聊起自己的情况,倍感沧桑。
激荡 第23集
海波看到报纸上的连番发炮,质问江涛在做什么。病人家属受到新闻鼓舞,去法院起诉了江海集团。雨夜,江涛挨个拜访受害者家庭。顾亦雄得知"毒饺子"事件,让属下在所有的波波超市周围布局,争取一举夺走他们的市场份额。差点吃了闭门羹的江涛,一番情真意切地分析利弊,替对方着想,说动对方签了赔偿协议书,答应撤诉。温泉看到毒饺子的新闻,担心地提前进了产房。孩子出生时,江涛得知,才匆忙赶到医院。江涛看到自己的儿子,傻话迭出,把温泉笑醒了。受害者集体撤诉,思齐的同事纷纷打听内幕,思齐表示不知。记者去采访受害者家属,家属认为江海集团尤其是陆江涛的做法非常有诚意,很满意。江涛也很得意于这个被媒体追着挖内幕的轰动状况,让思齐把采访拉到医院来。
激荡 第24集
陆海波关心起她和陈建的婚事,思齐心事重重。陈建参加同学聚会,透露所谓的"毒饺子"的内幕,思齐和他大吵一架。陈建因为思齐的事非常烦恼。第二天,思齐接到消息,说陈建联络所有同学,要把所谓内幕全都揭露出来。思齐找到陈建,指出他始终针对陆家的原因,答应和他结婚。受害者家属忽然反口,起诉江海集团,媒体也大肆报道。工商局登门,对多家波波超市进行检查。温老板怕温泉受到影响,接她回家坐月子。江涛越发觉得幕后有黑手。多家凯莱超市开业,都开在波波超市周围。海波和思齐认为顾亦雄可能针对他们布了个局。江边,谈起眼前的困境,海波打算退出上海,江涛却有别的打算。江涛在街头摆摊子低价促销,又发动超市的街坊股东们,帮忙销售,给予提成。江涛的设想还没进行,就因一种流行病而终止。
激荡 第25集
波波超市的库存告急,江涛建议涨价,海波则提议跳过中间商去广州进货。为了进货,兄妹三人争着去广州。江涛,思齐和冯力抢先带着车队出发。江涛搏命的行为,顾亦雄大为赞赏,又派刘毅去广州盯着江涛,抢生意。广州,冯力,思齐忙着搜集资料,江涛则跑到经销商住在酒店,挨个拜访。刘毅派人时刻盯紧江涛,并按照名单挨个去提价抢单。因此,江涛去提货,却被放了鸽子。凯莱超市来抢货的人被发现,海波却没法阻止他们,催江涛三天内送货回上海。
激荡 第26集
温泉在家担心江涛,做了噩梦,温老板耐心安慰她。兄妹俩开开心心带着车队回程,思齐咳嗽了几声。进入上海前,他们被防控非典的检查站拦住,思齐体温偏高,需要复查。波波超市缺货很久,顾亦雄在超市门口挑衅,让顾客到自家选购。刚好送货的卡车来到,打着凯莱的logo,却是波波超市的货物。顾亦雄算盘落空。江涛和思齐都被隔离观察。联系不上江涛,温老板来找海波问个明白,陆海波选择隐瞒真相。顾亦雄狠狠骂了刘毅一顿,又让人去波波超市扫货。波波超市因为不涨价的做法,重新树立了口碑。冯力告诉海波,又有一批人恶意抢购日用品。